十日谈 | 20岁的生日,我们一起唱响赞美祖国的歌

2019-11-30 19:53:13

许多天结合了成人生活的过程。在这个积累的过程中,有些日子是感人而难忘的。从前,过去的日记,在多年后打开,只是为了不忘记...

1983年10月1日星期六

今天是我20岁生日,也是我下班后的第一个生日。因为我出生在国庆节,我的父母比同龄人更喜欢我的名字。这时,从宿舍的北窗向外望去,我的诸暨马里矿区已经被“国庆”字样染成了鲜红色。走进食堂,几个同事亲切地叫着我的名字,听起来很特别。

去年冬天,高中毕业后,我被父亲的有色地质调查局录取了。他一转身,就成了“旧地质学”的继承者。

眼前的一切仍然是新奇的。我的青春是深一英尺浅一英尺探索山村荒野。住在同一个房间的江师傅,在起伏的群山中开始了他的“青春之歌”。这时,他正坐在床前,默默地抽着他最喜欢的“大前门”。我轻声问,“想念我的女儿。”他说,“为什么不呢?”我们都在402钻机上工作。半年多前,我们几个人进入山区,在矿区举行了欢迎会。江师傅的即兴故事立刻让我们感到不安——他的家乡广东每年都会回家一次。一年春节期间,矿区安排他回家与家人团聚。除夕下午,我女儿远远地看着他,喊着“叔叔”。母亲抱着女儿,眼里含着泪水,教她喊“爸爸”。但是女儿摇摇头,藏起了她的小脸...

半个月后,江师傅将再次离家。女儿这次抱住了他的腿,激动地对父亲喊道:“爸爸,爸爸,爸爸,爸爸不要回家……”面对他的亲骨肉和夫妻的爱,江师傅感受到了各种滋味。他尽力忍受自己的情感波动,并告诉女儿:“女儿的家就是父亲的家。父亲要回单位工作了。父亲想到了你……”

在矿区,每个人都喜欢称老蒋为老板。据同事们说,这是因为老蒋像大师一样,对自己和他人都很严格。他说,当老板有什么不好?

今天,当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写这篇日记时,我想起了老师在课堂上解释的两个词:“脊梁”。江师傅和他那一代人,包括我父亲,都不是地质勘探的骨干?

下午3点左右,我和江师傅一起上山,他们接手并开始了另一个小夜班。我们的“操作”是用地质钻探技术提取地球的核心,标出每个核心的深度,然后送到实验室……江师傅突然问我,“你真的是国庆节出生的吗?”我点点头。他说:“这要感谢你妈妈,她很棒。”接管后,老蒋提议让地质学家小杜带着相机上山,以402钻机为背景给我拍一张工作照。

高大的钻机就像高大的脊梁。我和我的同伴能成为未来的支柱吗?只是花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日夜过着狂野的生活,给了我一些从未有过的经历。毕竟,苦涩的快乐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味道。

夜色笼罩着群山,我们在钻机前坐下。不知是谁哼了一声,大家开始一起唱歌,不能放的是《探险队之歌》——

是山谷里的风吹起了我们的红旗/猛烈的雨,冲洗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着火焰般的热情,克服了所有的疲劳和寒冷/带着我们的行李,爬上了山峰/我们充满了无限的希望,为我们的祖国寻找着丰富的矿产资源!

……

天空中的星星为我们点亮了灯/森林中的鸟向我们报告了黎明...融合成波浪和海洋的河流.../并将我们无限的智慧奉献给祖国和人民。

歌声令人兴奋,情绪高涨。我们都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敲打着节拍。这样的歌属于今晚!(闫国清)

贵州快三 中国竞彩网 三分快三投注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