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民俗故事 让上海古镇文化更走心

2019-11-12 13:05:43

资料来源:文汇报

小桥流水,白色的墙壁和瓷砖,蜿蜒的石巷通向江南的隐居之地。这是一幅充满古老习俗的画卷。上海古镇是上海的宝贵资源,也肩负着承载江南和上海文化的重任。

从民俗学的角度,深入研究上海古镇的文化特征,深入挖掘上海古镇的历史细节,继承和延续历史文脉,丰富和拓展文化内涵,将更好地凸显江南特色。讲一个好的民间故事可以使上海古镇的风格和魅力更加突出,在引人注目的风景和令人神往的文化中展现出最好的一面。

编辑

民俗叙事理论可以成为破解古镇密码的关键,进而挖掘古镇在树立地域形象、建构地方认同方面的价值和作用,有助于上海古镇文化品牌的启动。民俗学擅长研究叙事。民俗以叙事为其存在方式。通过叙事,实现民间文化的传承,构建相关族群的文化认同。“叙述”可以被普遍理解为“讲故事”。那么,上海古镇的故事可以通过哪些渠道来讲述呢?

创作神话和民间故事是塑造上海古镇文化品牌的重要支撑点。

上海古镇的语言叙事主要包括书面记录和口头叙事,可以是“说”和“听”。它是民间文化最基本的叙事载体,保存着上海古镇的文化记忆,也是发展的文化资源。相关史书、地方志等文献中有大量关于上海古镇的文字记载,从中可以追溯古镇的脉络,挖掘其历史文化价值。

例如,青龙镇曾经是“上海第一镇”,可以说是上海历史的源头。俗话说:“先青龙港,后上海浦”。青龙镇作为一个军事、商业和交通枢纽,在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万里青浦县志写道:“广东有一个大镇,名字叫青龙。这条河由淮河和浙江的汇合点控制,海洋与福建和楚国的交通相连。”后来,由于吴淞河淤塞和海岸线东移,青龙镇逐渐被上海浦所取代。幸运的是,在原来的城镇遗址内仍然有青龙村、青龙塔和精龙集等实物“证据”。虽然青龙古镇已经不复存在,但它已经开启了上海城市文明的进程。青龙镇的历史记载和民间传说谱写了多彩的时代篇章,见证了江南文化和上海文化在上海的发展。迄今为止,青龙镇仍保留着龙文化的口头叙述,龙文化是上海创世神话的典型代表。

此外,被誉为“文化长城”的“中国民间文学三集融合”还包括流传于上海郊区古镇的“天地之生”、“女娲皇后用泥土创造人类”、“女娲一日三餐”、“盘古夫妇”、“人类起源”等创作神话。这表明上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承载者和继承者,在巩固基础、巩固人民币、树立当代社会文化信心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是塑造上海古镇文化品牌的重要支撑点。

上海古镇民间故事资源丰富,类型多样,涉及历史、文化、地理环境、名人轶事、革命事迹、风景和别出心裁。其中许多对重建当地传统和树立当地形象有很大影响。例如,在孟姜女的故事中,顾颉刚先生认为上海松江是其传播的重要场所。到目前为止,上海有许多流传甚广、江南文化浓郁的古镇。华东师范大学的罗永林先生将蒋猛的故事与牛郎织女、白蛇和朱良的故事并列为“中国四大民间故事”,成为中国民间文学的经典话语。这足以证明蒋猛的故事是上海最有影响力的语言叙事。挖掘蒋猛故事中蕴含的文化基因,开展民俗故事的文化创意产业实践,如旅游开发、影视制作、社区文化建设等。它将有助于建立古镇的文化品牌,有助于国家文化战略的实施。

另一个例子是松江小昆山镇的“云间两大洲”,这是一个关于历史人物的故事,具有江南文化的特色,有助于上海文化根基的研究和发展。甘龙皇帝南下长江的传说也反映了中国南北文化的交流和满汉民族的融合,具有积极的文化建设价值。因此,上海古镇的语言叙事是一种富有地方色彩的地方文化资源,它保存了古镇的文化记忆,有助于“讲好古镇故事”,塑造“上海文化”的品牌,增强上海的文化软实力。

唤醒景观叙事中浓缩的文化记忆、情感认同和地域认同

物像叙事是传统文化的物化和浓缩,具有可视性和具体性的特点。它以视觉冲击获得观众的认知和认同。上海古镇的景观,如“小桥流水屋”、楼阁、瓦西街巷,都属于意象叙事或景观叙事的范畴。如果语言叙事能够突破时空的限制,景观叙事就是传统的固化,将特定的文化与特定的地方联系起来,从而形成对地域文化的认同。古镇特有的土特产和其他实物形态也是实物形象叙事的重要载体。在上海古镇文化资源的背后,许多都点缀着美丽的传说,这些传说增添了诗意的想象和华丽的色彩,注入了文化的灵魂和活力。

例如,在嘉定区南翔镇,“白河花园大厦庙”的故事就是云翔庙的景观叙事。南翔的城镇寺庙和云翔寺庙是核心景观。寺庙里的鹤已经成为整个古镇的文化象征。在当代,南翔镇有一个鹤馆,鹤雕塑矗立在镇政府广场。因此,古代景观叙事通过景观生产固化到地方,形成不可替代的文化符号,从而建立稳定的地方文化认同。另一个例子是古镇桥,它是江南水乡最具特色的景观元素之一。这座桥连接着“流水”和“人”,塑造了江南的形象,蕴含着丰富多彩的传说。青浦金泽古镇有着悠久的桥梁文化历史。自古以来,它就以“桥桥带庙,庙带桥”的桥庙景观风格而闻名。传说金泽的风水很好,将来会有皇帝。为了保住朱元璋的王位,刘伯温试图压制金泽的风水。同时,他还修建寺庙来表达对“福地”的敬畏,形成了“六景一塔十三巷四十二虹桥”的格局。诚然,金泽的桥庙文化起源于宋代,而不是明代。然而,这种富有想象力的景观叙事引发了古镇的“神圣”氛围,提升了金泽的文化高度和地域形象。

与景观的不可移动性相比,古镇特有的地方产品可以成为旅游商品流通,从而成为代表古镇形象的文化商品,其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商品本身的价值。因此,以古镇特产为中心的形象叙事是“讲好古镇故事”的又一载体。例如,当谈到丁提,人们自然会联想到金山区的冯静古镇。提到一个蒲粽子会把它和青浦区的朱家角古镇联系起来。下沙蒸饺被认为是浦东新昌古镇的特产。等等。然而,仅仅认识到这些现象是远远不够的。关于古镇特产的故事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整理和研究,以充分发挥其应有的文化价值。

例如,在浦东新区的林三古镇,有“三宝”(林三汤光、林三唐彪布、林三汤江泡菜)、“三爵”(林三瓷雕、林三本帮菜、三林绣)、“三特”(三林武隆、“三月半”圣堂庙会、城隍庙之旅)等独特的文化资源。然而,现在很少有人能说出相关的历史典故和传说,导致它们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未能保持林三的文化高度。应该充分发掘这些文化资源的传说,重建林三昔日的好名声。例如,关于林三瓜萎的起源的故事,“林三彪不精”的故事和林三泡菜的传说都是古镇特产的形象。它们应该被整理、讲述和传播得更多,这样故事才能进入千家万户,唤起人们的文化记忆,建立情感认同和地域认同,促进古镇形象的树立。

民间行为叙事是传统文化的现场传播

民俗行为叙事以相关的民俗行为、仪式活动等方面为载体,是可以“做”、可以“参与体验”的叙事形式,具有娱乐性、狂欢性的一面,在某些场合表现出强烈的神圣和庄严感,在这一放松节奏中,以动态、立体化的表现方式传播民俗,促进传统文化的现场传播。

例如,宝山区罗甸镇的龙舟文化不同于一般的划船文化。它不是靠速度取胜,而是主要关注表现和欣赏。它通过龙舟的颜色、形状、行进姿态和路线,以及船队的形成变化,反映了罗店江南水乡的风格和特点。因此,在这样的民俗行为叙事中,书写了古镇文化,树立了地方形象。目前,罗甸的龙舟文化已被列入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成为当地的黄金名片。

从民间信仰发展而来的庙会是民间行为叙事的集中负载。人们可以通过各种仪式行为向神献祭,并通过各种民间艺术表演娱乐神。与此同时,人们自己也得到身心的放松和愉悦,既神圣又娱乐。像大多数民间活动一样,庙会也是植根于中国传统社会的农耕文明。在现代化和城市化进程加快的时刻,其生存空间受到了很大的挤压。

例如,列入国家非遗产名录的龙华寺交易会,近年来不断受到城市化进程的影响,发展势头减弱,令人担忧。然而,古镇位于村庄和城市之间,可以为传统的庙会提供空间。目前,上海许多古镇仍有传统的庙会,如“香薰”和现场传承,其中一些已被列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金泽有两个主要的汛期,农历三月二十八日和九月九日。农历三月二十八日是传说中的泰山神东岳皇帝的生日。那时,人们将在东岳庙举行"二十八洪水",东岳皇帝将去参观。9月9日,当地人民将向杨大师焚香,杨大师被称为“关西孔子”,俗称“崇阳洪水”。在林三古镇,有圣殿庙会和西城神游仪式,属于林三“三大特产”中的第二种,对林三的文化象征意义重大。因此,上海古镇的民俗行为叙事不仅是对传统文化的现场传播,也是“讲好古镇故事”的重要手段。

综上所述,上海古镇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但目前上海古镇面临的短板仍需积极改进,其文化价值有待进一步挖掘和提升。根据民俗学叙事理论,上海古镇的文化资源可以得到全面系统的梳理。通过语言、图像、行为等多种载体,可以做好“讲古镇故事”,塑造文化品牌,充分发挥上海古镇的文化价值和功能。

(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应用研究中心的研究员)

极速飞艇下注 江苏11选5 快乐8投注 河北11选5投注 浙江十一选五

随机推荐

回到顶部